« 華麗儼然一場夜夢 | トップページ |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

2014年2月19日 (水)

在單行道等下去

經過多少年,只有他在窗前,冷冷的黑夜陪著他
他是場夢幻的遊弋,彷徨無名的遊魂
每個人心中都有某個人的天使,她就像實實在在的波提切利畫中的天使
他想讓她知他所想,不願讓她再猜疑NuHart顯赫植髮
一盞燈,一個等待的人
 
等待不是為了讓她感動,只想讓自己不離開,他知道,有些東西是不能想的
他從未忘卻過她的笑臉,以及那一次不經意的初見回眸
再也沒有那個冬天,夕陽看瘦了長廓,夢裡也沒有花開
但他去哪找,像她那麼好。終於看到了太陽,不過手凍僵了
是他太在意
他不知道來的方向,仿佛卻知去的方向,旋即而下,隨波逐流
是陌生人嗎?難得她依然記得他的名字
記得他是毫無預兆向她表白的那個“形同陌路”
你最好,我最棒,只是一場白日夢
難道,命中註定香港如新集團
假如他的生命只有一天,他要把準備很長時間,最後的禮物送給她
對她說,你的世界我認真的來過,只是進來的時候忘記了時差
他想對她說聲對不起,他想再聽一下她的聲音,即使只有一個字
他想對她說聲謝謝,他看到過天堂的模樣
單行道,等下去nu skin香港

« 華麗儼然一場夜夢 | トップページ |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在單行道等下去:

« 華麗儼然一場夜夢 | トップページ |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