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 トップページ | 那個曾經對他低眉的自己 »

2014年3月 4日 (火)

青春是首未完的歌

    時光淡然流去,我們卻已不是當初的少年。如同泛白的鵝卵石,康泰同樣經不起歲月的洗禮。與其說是懷念,倒不如說是悼念吧。悼念我們寂寞的青春,悼念我們獨自盛開的青春。--題記
    作為一個失眠者,從午夜的身旁蘇醒。怕驚擾了遊蕩的孤魂,便默默地守候,等待地平線的上升。我同樣懼怕那第一縷陽光,把我的傷痛照射的如此明顯,即使沒有了疼痛,卻依然有忘不掉的傷痕。慢慢地,我們在一次次傷害中變的堅強,學會獨自舔著帶血的傷口。越是疼痛,越是去觸摸,因為那樣,才會使我們明白:嬌豔的花朵,始終都是寂寞的盛開!
    彼岸花開,誰寂寞了一世流年。又用蒼白的誓言,填補了不曾出現的空白。也許我們的青春並不單調,只是我們未曾發現,大雨滂沱過後,也會有積翠如雲的空蒙山色。仰望天空的孩子並不憂傷,45度角不過是偽裝的姿態。從一開始我們就給自己定位了一個蒼白的青春,於是不管我們怎麼走,都逃脫不掉那灰色的憂傷。其實我們又何嘗不知道,哭的再撕心裂肺、也不過博得一絲的同情而已。但也許是太過執著,偏偏要用那純潔的情感,去換廉價的淚水才甘心。是的,這兵荒馬亂的青春,康泰旅行團夾雜著我們歇斯底里的無所適從。難免埋怨時間的手,把記住寫成忘卻。
    生來溫柔的雙眸,連哭都要被詛咒,沒有淚,寂寞該怎麼流。
    煙花再美,轉身亦化作塵埃。流水無痕,不如對著風中成長的我們一笑而過。人生就像一場舞會,教會你最初舞步的人卻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場。有些人註定是用來忘記的,有些人註定是用來成長的。我們又何必太過執著。記憶的窗,反復開關只為給自己一個美好的風景,卻有可能錯失掉下一次煙花盛開的絢爛。很多時候,看的太透反而不快樂,倒不如幼稚的沒心沒肺。
    每個人青春中都有一場華麗的意外,我們能做的只是給這場意外一個美好的結局。因為,誰也不是誰的良辰美景,誰也不是誰的窮途末路。如新集團握不住的細沙,不如隨手揚了它。
    不會忘記,默然流年,我們都曾寂寞的盛開。但路還要走,青春是首未完的歌。

    «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 トップページ | 那個曾經對他低眉的自己 »

    barcode-life」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青春是首未完的歌:

    « 山路上只聽一路的鳥語歡鳴 | トップページ | 那個曾經對他低眉的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