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8月 | トップページ | 2017年11月 »

2017年9月

2017年9月14日 (木)

懲教部門應限製政客濫用特權的探監行為

日前,傳媒曝光反對派多位政客利用其議員身份,頻頻前往監獄,探望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以及反新界東北開發而衝擊立法會的13位違法者。社會輿論紛紛批評他們這種濫用特權的舉動,指出這樣做是製造監獄內的不平等,衝擊法治精神,不僅浪費政府資源,虛耗公帑,更有違議員身份。但是,一些反對派政客依然我行我素,視社會大眾的批評如無物。反對派議員邵家臻昨日就在其FACEBOOK上曬出其繼續去監獄探訪周永康等四名違法者的詳情,這種漠視社會聲音的做法,備受輿論譴責,大家紛紛呼籲監獄的管理當局,採取必要的規限措施,以杜絕這種濫權行為月季奮進中寫滿自己的嚮往在你的兒時
頻密探訪變相鼓勵犯罪
近日,反對派多位議員政客利用其議員身份,頻頻前往監獄探視被判入獄的黃羅周以及其他13名衝擊立法會的違法者。而發起這場鬧劇的就是反對派議員張超雄,報名參與的反對派政客約有20多人,包括邵家臻、黃碧雲、朱凱?Y、許智?、莫乃光、楊嶽橋等。他們編排好時間,濫用議員可以到監獄進行公務探訪的特權,輪流到監獄為這些違法者撐腰打氣,有人更是利用議員助理可以陪同議員進行探訪之機會,搭順風車去探望在囚女友,明顯就是以權謀私。黃之鋒等16名違法被囚者,就名正言順地在被探訪的時間,跑出來休閒兼嘆冷氣,無需按照監獄的規定按時工作,成為「特殊一族」。黃之鋒更把監獄情況畫下來,借議員探訪之機會進行公開展示,撈取政治資本。同時,反對派也利用這個機會搞「政治宣傳」,企圖把這些違法入獄者樹立為「英雄」,變相鼓勵更多的人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荼毒廣大青少年。
漠視社會批評 繼續濫用特權
反對派政客的這些做法,受到社會輿論的嚴厲批評。許多人士指出,他們這樣做明顯就是濫用特權的行為,有違議員身份。而且顛倒了黑白,混淆了是非,嚴重破壞了法治精神。但是,這些政客卻一點也不收斂,照樣是我行我素。反對派議員邵家臻就在FACEBOOK上公開其昨日到監獄用兩個小時探訪周永康、朱偉聰、梁曉陽、劉國樑的詳情,不僅對他們在獄中的生活百般美化,為四人撐腰打氣,而且還抗拒公眾的批評,聲稱「應承過人家要做的事就要完成,那管是有人撩事鬥非,無風起浪」,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之相。
監獄當局不能聽之任之
反對派政客這些做法,是利用議員特殊身份,漠視監獄規則,衝擊了監獄的正常秩序,也破壞了法治精神。懲教是彰顯法治的重要一環,對於違法被判入獄者,法律規定必須接受監獄製度的嚴格規限,讓其進行反思及改過。但是,反對派政客如此頻密的探訪,讓其享受特殊待遇,變成有別於多數在囚者的特殊囚犯,破壞監獄的公平製度。需要指出的是,反對派的政客經常是批評別人濫權,對自己的濫權行為,卻採取了明顯的雙重標準。他們麵對社會大眾的批評及譴責之聲,不僅無動於衷,相反,還擺出對抗的態度,變本加厲地濫用特權。對此,社會輿論一方麵繼續進行嚴厲的譴責;另方麵,也呼籲監獄管理當局,對這些明顯的濫權行為不能放任自流、聽之任之,必須採取必要的規限措施,以限製這些不當行為,確保監獄的正常秩序。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9/14/PL1709140001.htm

我等你,依舊

細數庭院堆積的落葉,傾聽一簾滴答的雨聲,包裹著這座寂寞的城市,秋之門就這樣尋著雨的痕跡,一點點推開。於是,雨滴醉了,葉兒碎了,我醉了,心碎了。花謝,葉落,秋涼,我懷著不老的情,等你依舊。
站在涼涼的秋雨前,我執著等你,走向你,等牽手,等相守,等白頭。
時光如沙,滑過指尖,你尚未出現,我卻覺得那份愛,一直都在,等遇見,等盛開。隻為紅塵中最深情的守候。一縷縷的寄語,化作一片片秋葉,跟著風兒,尋著你的城,心動的聲音漸漸近了,告訴我,你和我距離很近,很近。
在這個初秋,在異鄉的街頭,一個人走在城市的黃昏,走在行色匆匆的人流中,迷了路。憧憬著與你牽手,陪我,一起走在迷蒙的街頭,一起看紅楓,聽竹韻,聞花香。我想,我還會在花草間,跟著你的腳步,踩著你走過的腳印,從不同角度讀你,因你我的心跳,是這個季節最美麗的音符。
雙人影被斜陽重疊一線,招搖在四周斑斕的光影裏。在夕陽下回首,你我一起留在身後那串歪歪斜斜,磕磕絆絆的步履,銘刻心中揮之不去的記憶如酒,一飲就醉。感謝上蒼,沒遇見你之前,依舊讓我孤獨,一心走向你走來的路。
我等你用盡了我所有的青春,對上光陰的圍困,一步一步被逼到死角,忍著心痛,拖著沈重的步伐,一人緩慢曲行。忽然,發現一個個越來越快地熟悉、別離,依舊沒有遇見能一輩子結伴而行的你。憧憬地焚燒了一個又一個年輪,依舊等待與你,結一個灰飛湮滅的重逢。
總聽著老歌,用對你想象的畫筆填滿我缺失你的日子,隻有這樣才能拯救自己,不讓自己的心墮落,淪為歲月的俘虜。在一個人的故事中漂流,讓歲月的塵掩了又掩,四周一片漆黑,一無所有的我,依舊在黑夜中守著一個人的燭火,安靜地等待。
我等的人,你在距離我多遠,在未來的哪一天日出,哪一季花開,哪一年命中。飛速流淌的青春依舊灼傷了我,生命中太多,來不及我伸出手,依舊偷偷行駛到另一個軌道。盡管我日夜死守,依舊在黃昏的荒野,恐懼是否錯過你。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所以我等。等你,花開了又謝,等你,楓葉紅了又被一片片吹落,等你,霜重雪寒,那一刻,你知否,知否,一人對雪空守,等你,春如舊,一人空瘦。在尋到你之前,在孤獨的河畔等著你,會有一天,等你流進我的懷裏,與你晨鐘暮鼓,安之若素。
我維持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散步,一個人旅行,一個人走在雨中,一個人哭。我想,我用一生幸福作賭註,你舍不得讓我輸,一輩子被孤獨、淒涼圈住。下一個路口,你是否突然闖入我的世界?在我的心裏不停地徘徊,有點心動,你我在一場又一場相遇中,解開那孤獨已久的心。
年年守望,總負多情,能否十指相扣,我都等你,依舊。等一個人,泅渡一個平凡日子,共一場生死的故事。這一世的情歌,詞等你來填全,為我的故事補上最美的一筆,聽著,聽著,就哭了。
原文地址:https://www.sanwen8.cn/subject/nzpyyi.html

« 2017年8月 | トップページ | 2017年11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