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新集團

2014年7月22日 (火)

氣質如蘭的女生

剛踏進大學校園的時候,他只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生。他也一樣,對大學校園的生活充滿了憧憬;他也一樣,很努力地讓自己的生活更精彩,真空袋很努力地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那天,她在學校的演講比賽上侃侃而談,博得聽眾們的那陣陣喝彩和評委們的一致好評。他當時也在台下,看著臺上這位冰雪聰明,氣質如蘭的女生,不禁心生讚歎。
後來,他和這位她都在學生會工作,交流自然也就多了起來。她的善良,認真和隨和更加令他心生好感。不過他歸根結底還是個羞澀內斂,瞻前顧後,王賜豪醫生不太有自信的男生,他總是懷疑自己是否足夠優秀,能否與她相配。因此他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將這份呼之欲出的壓抑在心底。
營養素她恰巧也是個十分矜持謹慎的女生,儘管對於這個單純體貼的男生,她有一絲比超乎的好感,但由於不知道對方的想法,她也缺乏自信和把握,因此他們的關係三年來僅止步於朋友。
三年來,他始終如一地以自己的方式呵護她,但自卑的心又使得他與她保持這距離感。她也默默地感激他所做的一切,但他們一直缺乏向對方吐露心聲的勇氣。
大四,她就要去法國留學了。在機場,他心理一陣陣的酸澀,卻強笑著問她:“‘再見’用法語怎麼說?”
“Je t'aime 。”她噙著淚,辦公室傢俬轉身走向登機口。
那晚,他在酒吧酩酊大醉。臨走時,他對坐在那兒的幾個老外說了一遍又一遍:“Je t'aime 。”
老外們笑道:“你同性戀啊?幹嘛對我們說‘我愛你’?”
他如夢初醒:“什麼?原來Je t'aime是我愛你Pretty Renew 價錢!”
所幸,在一年後的同學聚會上,他又遇到了她。這一次,他們相視一笑,一起對對方說出那個法語詞:Je t'aime。
原來,在愛情面前,自卑的心常常蒙蔽了自己,把自己變成一個傻瓜,眼睜睜地看著幸福離自己遠去。
所以,勇氣是通往幸福的一大秘訣。青春的歲月應當無怨無悔。如果愛,如新香港就要去爭取,不要讓怯懦給自己的青春留下歎息。
成長的很多很多,我們繼續行進在青春的路上。成長的歲月很長很長,需要我們一點一滴去。歲月不會回頭,抓住今天的每一秒,把希望系於明天的彩雲,成長就是希望編制的彩帶,串連回憶和嚮三元顧問蘇家興

2014年6月25日 (水)

每一個寫詩弄文的人!

 在我們的生活中,每一個寫詩弄文的人,大概誰都想寫出一篇膾灸人口,令人拍案叫絕的傳世佳作。可是,我們每個人,由於才情,心情和選取材料的 原因,同珍王賜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寫出的東西,大多是平庸之作。成為膾灸人口,令人拍案叫絕的稀世絕品,必竟很少。我覺得,只要我們認真去寫就可以了,不要非要追求 什麼上品。當然,能寫出上品固然很好,寫不出上品也不必恢心。必竟,在我們的文字海洋裏,普通作品佔據著主體世界,上品稀如天上的日月。
  有的人,為了寫好一篇文章,挖空心思的使用華麗詞藻。如果你本身是個才子,你寫出來的文章,華麗動人的句子,香港如新是你寫作才氣的自然流露,且文章言之有 物,內容豐滿,這當然很好,你有才嘛,你只能寫陽春白雪的東西。你叫普通人敬仰是自然的。可是,有的人,自己沒有多少才情,卻偏偏非要寫華麗的文章,結 果,把文章弄的象醜婦人穿件花衣裳,衣服雖美。但本質卻不能給人以激情。我,大概算是這類人罷。
  想想我從十幾歲練習寫東西,至現在也沒寫出像樣的好東西。這大概與我才疏學淺有關。我天生寫不了陽春白雪,我只能寫下裏巴的東西。一支跟底淺的拙筆, 去寫高雅的文章,簡直是癡人說夢,瘸子蹬天。走了大半生彎路現在回過頭來想想,何必非要寫上好的文章呢,何必非要去修飾言之無物的句子呢。我們就用自己的 拙筆從小人物寫起,寫小人物的喜怒哀樂。我們寫不了深度和廣度得東西,我們就在淺度上下點工夫,我想,也同樣能寫出小人物喜歡的東西來。一支軍隊,將軍必 竟太少,普通士兵佔據整個軍隊的主體。將軍能有幾個?將軍與士兵同在,這就是一支軍隊。同樣道理,在我們的文海書山中,上品與普通同在,精品能有幾篇?
  況切,一篇被編輯和評委評出來的優秀文章,也不一定就是好文章。一篇好文章,康泰領隊要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經得起一代又一代讀者的檢驗。我們有好些文章,當時 評為優秀作品之後,大紅獲獎證書拿到手,有幾個人能記住這篇文章?筆者也曾獲過一、二個小獎,可現在我自己都不記得這些曾風光一時的東西寫的是什麼,更不 要說經過幾代人。那些風光一時的東西,充其量象一顆流星一樣,亮眼一時,便消失在黑暗的蒼穹裏。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相比,有幾顆星星是月亮?又有幾個月亮是 星星?
  一篇經的起歷史檢驗的好文章,往往不是當時權貴的推崇。他是要在歷史長河中經得起沖刷的東西,一代又一代讀者喜愛,才是真正的好作品。這些真正的好作 品,常常就埋藏在普通的文海裏。組合屋說不定經過幾個時代,你那些曾讓你沮喪的普通文章裏面,有後人,愛不釋手的篇章。《紅樓夢》曾一度被視為反書被乾隆爺封 殺,但現在依舊是讀者喜愛的快灸人口的好書。《西廂記》曾是一部有殤風化的壞書,現在成了歷史愛情經典。

2014年6月19日 (木)

一同承受心靈的懺悔

“多麼想讓你走近我的心扉,一同承受心靈的懺悔,人生的路上,你我緊緊相隨……”今生早已註定無緣做你相隨左右的愛人,只是奢望你能走近我的心扉吧。如新香港可只能是奢望——我問自己,我是你的誰?你的紅顏嗎?不,我不愛這個詞,我想你也不愛,這個詞太曖昧吧。
   朋友吧。可是朋友也不是了。也許是我無法剔除所有的感情過往做你乾乾淨淨天高雲淡的朋友;或者根本是你沒有把我當成一個朋友來給我我想要的關懷,我討厭 我的心細如發,總能感受到你的逃避——就算是個朋友,你也是在逃避吧,我為什麼要讓你如此地逃避我?如新香港所以我應該安安靜靜地走開,給你你想要的平靜吧。
   曾經,我是那樣地努力,把所有的感情封牢,只是給你微笑,只是和你談談天氣談談晚餐吃些什麼,只是問問你有沒有幫幫你的那個她做了家務……不言感情,我 只要能感受到你,只要在我心底想念的時候,能在一句簡單的調侃之後讓你打開視頻,如新香港看看你在我心底已經泛黃的容顏,聽聽你有些讓我回憶不出的說話的聲音…… 可是一切努力只是徒然。

  如今,我快樂也好,悲傷也罷,都已經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在你不想打聽的地方,你快樂了嗎?如果你真的快樂了,那就這樣吧。
  生命就是一場單程的孤寂的約會,愛過,恨過,所有一切由我來承受。做不了你的愛人,做不了你的朋友,更不做你的紅顏……為了你的快樂,我就只能這樣的隱去,再隱去。
  抬頭凝望天際那朵流淚的雲,伸出雙手,就把那些淚滴釀成這深夜裏的一杯咖啡吧;再用思念把生命裏的那一場愛澆灌成一朵嬌豔的玫瑰,如新香港悠悠地開在我的心上。——只為圓這一場心碎的完美,只為自己一個人在這樣的夜裏沉醉。

2014年6月10日 (火)

你我依舊可以肩依著肩

其實並不奢望時間會在這一刻停息,不妄想有些事永遠不會成為記憶,更不會傻傻的以為瞬間的回眸能夠鑄就永久的美麗。我只是希望時間能夠走得慢一點,再慢一點,希望在我懂得珍惜時你還不曾走遠,希望闌珊燈火處的一次不經意回首,依舊能夠發現你不曾改變的笑臉,希望每一年的梔子花開時節,還會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然後沉默著不要言語,如新香港就這樣,靜靜的聽我哭,默默的陪我笑。
也許你會認為我的願望過於完美,但其實我要的並不多,一個微笑,一句簡單的關懷,我不會多想,但我會深深地將每一幕美麗的瞬間銘於心底,然後在某一個細雨淅瀝的夜晚,安靜地躺在床上伴著優雅的雨聲拼接每一幅零散的畫面,之後攜著這完整的畫卷滿意地沉入夢鄉,不憂時間的流轉,不問今夕的落花究竟還會惹誰憐。
並不欣慰路邊投來的每一個羡慕眼光,也不會在意灰色身影的背後究竟隱藏著多少指指點點,也許他們不明白,但我想你懂,就像每一次星空下的單純並肩,你我不必多言,只是會心的一個微笑,一切就都不曾走遠。
六月的梔子花開的並不妖豔,但我想也許正因為如此你才對它偏愛有加吧,就像你的性格,素雅而芬芳,如新nuskin產品總能在每一個不經意的瞬間輕柔地推開花海中那扇未曾合掩的心扉,讓那顆純真的心癡迷、沉醉。
也許孤單已然成為了一種習慣,可是流光下的童話並非一個人的臺上獨演,就如花落並不意味著終結,它是在等待下一個時節到來時,可以綻放出更加耀眼的光彩。一切如你所言,我懂,而不需要過多的語言。
還會在每一個風起的夜晚將心事折成書簽,依舊未曾改掉晚睡的習慣,當每次細雨落下時,我都在努力地修改著記憶的畫卷,賦一首短短的詩帶入夢中寄往遙遠遙遠,希望你聽得見,而後在某一個雨天,某一個梔子花香逸的時節微笑著向我走來,然後並肩走完那條荒廢了的路段,就這樣一直走下去,直到很遠很遠。
我明白有你出現的日子已經走遠,我知道有些事終究無法彌挽,我也清楚有些記憶雖然淩亂,但我卻相信它是這個世上最完美的律旋。請不要責怪我,也不要埋怨時間,短暫的分離,是為了以後能和你走得更遠,一時的杳無音訊,是為了你我都能有一個思考的空間,不求永恆,只願下一刻流星劃破夜空的瞬間,你我依舊可以肩依著肩。
也許和風下的細雨終究只是一廂情願,但縱然我愛煞這雨天,可惜一切都只如煙花的璀璨,綻放的美麗,散逸的悄然。如今能做些什麼呢?如往日將心事填滿檀案香箋,如新nuskin產品只是如今我要將這深情的文字寄往何處,你才能再一次感受到我心中的思念?如果我現在入眠,你是否還會伴著梔子花香微笑著映入我模糊的眼簾?!

2014年6月 6日 (金)

只剩下一抹淺笑

不知道是不是受那首“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的詩句影響太深,抑或是經年裡又摻雜著一些其它的什麼因素,一直從骨子裡愛著楓葉,天台玻璃屋愛著那漫山遍野的火紅。
于一個天高雲淡的日子,懷揣著一個斑斕的夢,踏上了觀楓的旅程。
楓,遠沒有想像的火紅,更沒有想像中的“星火已燎原”的壯觀。
那山,如新nuskin產品仿佛還沒睡醒的少女,于半醒半夢之中慵懶地斜臥著,於霧氣飄渺中搖曳著淡淡的朦朧。因為山上樹的品種繁雜,每個樹種對於秋的感受不同,因此,這山也便呈現了紅、黃、綠三種顏色。
那大片的紅,有朱紅,赭紅、亦有淡淡的淺紅,每一片楓葉,似乎都由多種紅色組成;那綠,已不是夏日裡的幽綠,而是悄悄浸了秋的黃,是綠中黃,黃中又泛著大半的綠;那黃,是翠翠的,淺淺的,豔豔的,仿佛畫家筆下那淡淡的水彩。
黃的樹,綠的樹,紅的樹,無意中給這片山林增加了比單純的紅更絢爛的色彩,nuskin 如新使之遠遠望去,更有“層林盡染”的誘人味道。
漫步于林中小路,看小橋流水,聞幽幽花香,聆聽秋風在楓林中呢喃,仿佛自己也化成了一隻翩飛的蝶,歡快地起舞于“白雲紅葉兩悠悠”中。心,在漫無邊際的恬靜與喜悅中嫣然……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楓葉千枝複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一些不知何年何月流覽過的詩句,便於不經意間跳到腦海裡,揮之不去。
楓葉,是亮亮的,暖暖的,隨風柔柔地搖曳著。漫山遍野的紅,仿佛一幅鮮活的油畫,錦繡如霞;又宛若一首綺麗的小詩,在溫婉中打撈起記憶的眉眼,然後把它揉成一脈溫情,婉約成一縷馨香。
俯身,低眉,輕拈一枚楓葉,那些歲月留痕的脈絡,也便於倏然間順著指尖行走至心的蒼涼……
曾經,也是這樣的時光。
曾經,也是這樣的天高雲淡。
曾經,也是這漫山遍野的紅葉,只是曾多了一雙人兒,攜手流連……
芳華謝盡,暗香殘留,且行且遠的歲月早已定格了滄海桑田的一個轉身。只是,那份刻骨銘心,縈縈然穿過了流年,在記憶中依然鮮活如初見……
也許,片片楓葉惹相思;也許,片片楓葉片片幽咽。抑或懷念,香港如新只因一切的一切,再也無法回到昨天……
心香如楓,心香如夢,走過了無數個秋天,當從容的心,讀懂了楓葉,讀懂了秋天,一切,也便釋然!
“楓香晚華靜,錦水南山影”,楓的顏色,洇染一顆玲瓏透明的心。徜徉在秋的懷抱,傾聽葉子與風的對話,心,在稔熟裡,欣欣然固守一份安然……
一徑楓紅,魂夢悠悠,一筆流年,淡淡溫暖。那大片的紅啊,就在釋放中燃燒、燃燒至胸口,回眸處,只剩下一抹淺笑,簡單、純淨、亦安恬!……

2014年5月29日 (木)

希望這個春天快點過去

 
  這個春天,桃紅,柳綠,鳥語,花香,幾乎與我無關,因為母親。
  母親在腮腺與淋巴交界區生了壹個腫瘤,媽媽從四月十八日開始住進了市人發醫院江東分院,如新nuskin產品並於五月二日動了切除手術。江東分院離我家不算遠,我是家中唯壹的女兒,媽媽的晚間生活和晚餐壹直成了我的牽掛。因為白天串門的人還是比較多的,三個哥哥還有壹些親朋好友不時會來看望媽。
  母親已經七十七,這病差不多有壹年了,因腫瘤過大,神經通到眼部,她壹直說眼痛,所以為治眼病,先後去過市中心醫院和省浙二醫院,多虧市中心醫院眼科專家夏醫生提醒,讓我們去市人民醫院口腔科治療,這才算看對了科類。責怪現在的市醫院醫生不僅醫術差,醫德更是差,讓我們壹直沒有方向地瞎撞。
  媽壹直是家中的主心骨,沒有媽媽在家上崗,整個家象壹臺機器散了架,爸爸沒有了媽媽的陪伴,象個無頭蒼蠅,到處亂撞。三個忙碌的兄長,沒有了媽媽這頂大雨傘,心裏也是七上八下,全身濕得發涼,盡管老大老二曾經都是村裏的書記。所以如何讓媽媽這頂大雨傘重新樹起來,香港如新成了我近壹月多來張開眼都會牽掛的事。
  母親,沒有童年,因為童年的她已經幹起了壹個成年人的活,已經擁有了壹個成年人的智慧。
  母親是壹個童養媳,十二歲來到了父親家,而且在此以前去過另外壹家當過童養媳,因為倍受虐待,外公把可憐的母親領回了家。。奶奶生了十個子女,最後能夠活下來了卻只有我爸爸和壹個姑姑。所以爸爸成了奶奶心中的寶貝,家裏所有的重活自然落到了媽媽的頭上。媽媽為了壹家人的生計,先後自學過四種手藝:裁縫、彈棉花、拷邊、做蠟燭。因為媽媽,我的大哥二哥也曾跟著媽媽出門去彈棉花,媽媽說,在生我的前壹天,還在給人家彈棉花。不過,在我的記憶中,媽媽做裁縫的時間比較長,而且鄰近三方很有名,每天清晨,天還沒有亮,就有人家會來我家搶走縫紉機,為的是不被第二戶人家搶走,所以小時候,媽媽到哪壹戶做裁縫,我就曾到哪壹戶人家去玩耍。nu skin 香港特別是快過年的時候,媽媽晚上也要回家加班加點給人家趕制衣服,奶奶在壹邊幫做些針線活,而我,因此從來沒有得到過媽媽懷抱的溫存,晚上我困死的時候,很想在媽媽的懷中睡壹覺,但媽媽會拿起壹根尺子把我壹頓臭打,讓我壹個人獨自到床上去睡。所以,我覺得我象媽,總是缺少壹點女性的溫存,卻更善於思考。
  拷邊,是我們壹家的絕活。大約我念小學的時候,媽買來了全鄉第壹臺拷邊機,在媽媽的指點下,我和三個兄長都會拷。媽媽出門在外做裁縫,拷邊的生意就落在了我們的身上,有時候在學校讀書,家裏只要有生意,奶奶會到學校來叫我們去拷邊,我雖然正反不清楚,但奶奶會站在旁邊指點我。記那時候,壹條褲子拷邊是二毛五角,所以我的童年比同齡人要幸福得多,因為拷邊機抽屜裏隨時都放著零錢,每天要吃五分壹根的棒冰隨時都可以。
  做蠟燭,那是大概我讀高中的時候開始的。那時候,感覺蠟燭生意不錯,聰明的媽媽象個警察,就到肖山臨浦鎮賣蠟燭的攤點去試探,在套問中她懂得了做白蠟燭的竅門,懂得了白蠟燭模具的制作。回家後,她告訴小哥,小哥就根據媽媽的描述就把這個白蠟燭模具制出來,這樣又通過關系從杭州蠟油廠購來了蠟油,她們和奶奶壹起,就做起做白蠟燭和紅蠟燭的生意。紅蠟燭媽媽是無師自通的,壹看樣子就會做。蠟燭媽媽壹般是晚上趕制,白天讓奶奶在家出賣,因為媽媽那時候忙著給次塢鎮供銷社加工做短褲。
  因為母親的智慧,因為母親的勤勞,因為母親的手藝,我家壹直是富足的,而壹直在社辦企業當會計、跑供銷的爸爸相對來說,沒有象媽媽來得精明能幹,他反而老拿家裏的東西去救濟人家,慢慢地爸爸的厚道和善良在當地出了名,這為日後兩個兄長先後當上村書記積累了資本。
  母親的童年是苦難的,而富於智慧的母親卻讓我們壹家脫離了苦難和貧窮。因為母親的苦難和智慧,母親的病,我和三個兄長不敢不孝,是母親,康泰領隊讓我們懂得了孝道。
  希望這個春天快點過去,因為春天過去,母親照樣撐著傘,為我們檔住陽光,檔住風雨!

2014年5月15日 (木)

這座有些孤獨的城市

  1、心的芬芳
  天陰透了,滴著幾滴雨,似有似無,沒帶雨傘,也沒打車。走著走著那幾滴金貴的雨點兒不見了。一個無雪的冬季,將冬的美麗封鎖。下點雨太難了,香港如新想必天上也沒有水吧。可走到半道,雨點兒又來了,小小的,稀稀疏疏的,落在身上是泥點兒。心想,這下可能能下一陣子。可地面剛剛濕潤過來,雨又停了。天依舊灰濛濛的,太陽慢慢地探出頭來,透過雲霧看了一眼,又被雲朵拽了回去。霧白的天空,無光無雨。
  牡丹花碩大的花瓣開始零落,淡淡的芬芳依舊。美麗是如此的短暫,挽留不住,繽紛一地。幾樹的刺梅火暴怒放,全然沒有一絲矜持和內斂,金燦燦齊刷刷地絢爛,同珍王賜豪簇擁著站滿枝條。花與花不同,人與人不同,也許努力綻放,也許悄然靜默。你用你的方式爭奪你的精彩,我有我寧靜致遠的情懷。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所以,人在紅塵,選擇是如此的千差萬別。欲念,或膨脹,擠滿了心房,忘記了所有也許該珍視的東西。擁有一園牡丹,如何?不如靜靜地欣賞一園並不屬於自己的牡丹,芬芳在心,雅俗共賞,只需一種會愛,以欣賞的目光,讚美的心情,將綻放出的雍容華貴收進眼眸,藏在心裡。人如牡丹,綻放有期,由內而外華麗而燦爛,也許心的芬芳,才真正屬於自己。
  平淡的人生,沒有太多欲念。因為無,所以簡單。心簡單了,快樂就會多一點,不會被紛紛擾擾纏繞。
  季節打著節拍有序地不緊不慢地走來。就這樣,隨著季節前行,層出不窮的美麗紛至遝來,只要願意,隨心出發,享受不同節氣間大自然為我們準備好的流動的俊秀和俏麗。
  芍藥花兒款款而來,在初夏的溫熱裡優雅自如。買一束插在母親的餐桌上,陪伴母親的笑容一起燦爛。
  2、山的脊樑
  好久了,你的一聲問候,又讓我想起甘南,想起連花山,想起朗姆寺,想我們呆過的地方,還有……知道,後來發生了好多事,她湮沒在洶湧的洮河裡,他在病痛中離去……物是人非。這一切,你沒有說,我也不想問,如時光走過,留下的只是曾經在一起的快樂。康泰旅行團既然已經過去,何必勾起傷感。
  想念那個地方,綠毯一樣的山坡,遍佈山野的各種花花草草,牛羊成群。
  喜歡站在山頂看那座破舊的小城,一覽無餘,房屋、院落、牛羊,不多的幾棵樹木,還有最引人注目的清真寺。
  喜歡東明山,雖然綠起來的山,只是短短的時光,更多時間它們總是禿無、貧瘠。
  背著背簍的女人,迎著陽光走上山地。在太陽下山時,又踩著夕陽搖晃著單薄的身影在忽高忽低彎彎曲曲的山道上。她們的日子就那麼簡簡單單,跟著太陽出門,又和太陽一起回家,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如此在大山裡慢慢地老去。
  起伏的大山,多像低頭彎腰耕作的男人和女人,那是山的脊樑和魂魄。
  3、情的溫熱
  母親節到了。我拿什麼讓這一天流光溢彩,留住一往情深,留住今生最溫暖的時光。那年婆婆生日,小姑一曲《燭光裡的媽媽》唱得淚水奔流。如今,想起這首歌心就有些酸澀。母親日漸蒼老,卻依舊如大山般地呵護著我們,想著這個幫著那個,總有操不完的心。母親的心一直在我們身上,而我們卻總是更多地想著我們的孩子,也許母愛都是這樣,總是無限地向下延展。
  雖然,總在寫一些細碎的文字,也想好好寫一篇獻給母親,可我終究無法將母親所有的情感和付出寫得那麼飽滿,那麼情景交融,那麼生動感人,那麼如她日常生活中一樣不言不語默默地想著我們默默承受著病痛默默地獨自前行。誰有困難都會想到母親,母親決不推辭,總是竭盡全力。也許,我們什麼也不用說,只需要在一起歡快地吃一頓飯,一起在廣場逛逛,nu skin 如新隨意地聊聊天。陪伴,就是最好的孝順。懂得,就是最深的溫暖。母親的謊言總是說得很堅定,怕我們擔心,怕我們受累,能忍則忍,能扛則扛。母親老了,也越發的想念她的兄弟姐妹,這我們明白,我們也希望他們每年都能聚一聚,必定歲月不饒人。母親其實喜歡呆在老家,但為了不給我們增加麻煩,她聽我們的安排生活在這座有些孤獨的城市。

2014年5月12日 (月)

對人生和對生活的修飾!

有人說,文學是一種修飾,對人生和對生活的修飾,如新房子的美麗塗料,耳穴治療是一種經過雕琢把最美最精華的東西保留下來,也有人說文學恰恰是對人生對生活 最直白的表達,是一個人的靈魂的最直接的表達,來得比簡單更簡單,其實於我來說,文學和人生就是構成一幅畫景的顏料和筆,只有顏料沒有筆它的美無法展現出 來,只有筆而沒有顏料,顯得黯淡無光。同珍王賜豪只是如何表達如何展現我想只有帶著敬畏的態度才能領略到它的美和獨特,才能透過文學與人生的交融,衍生出一種滋潤心 靈的東西,去溫暖心靈。
人生是一門大學科,文學就是其中的一門藝術課程,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文學植根於人生這片土壤上,發芽、開花、結果。我喜歡充當一個園丁的角色, 辛勤地澆花與耕耘,小心翼翼細心呵護。我想在我很累很疲倦的時候它可以給我一些慰藉,給我一些人生指導和方向;在我取得成功的時候記錄我一路走來的每一個 腳印;同樣在我的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候,我想我會文學性的記錄方式把一生都寫來留給後人,給他們以啟迪以智慧。
也許經歷了人生太多的東西後,我能想像自己老態的樣子,夜深人靜的時候坐在一盞燈下,康泰領隊翻閱翻閱以前的一點一滴,或者繼續寫一些來自更靈魂的東西,恬 淡的文字,纖塵不染的身影,以及一顆淡泊的心態,如水的淡然和豁達。我想到自己是一片雲,悠悠地飄在藍天白雲,拋卻塵世的紛擾和繁雜,獨享屬於自己的那一 片乾淨和與寧靜,而這片寧靜源於我對文學的喜愛,對人生的熱愛和感悟。
桃花又開了,我仿佛看到林微因的倩影在一棵桃樹下癡癡顧盼,我很想過去問問她此刻的心情,是喜是惆悵?轉眼麥子也熟了,我又看到海子了,這年輕的生 命他仿佛活過來了,正面對麥田滿懷深思如何表達內心的情感,然而他們都不言不語,寫下那些美麗的詞句,以最美的文字描繪出來,我深深地想念他們。是他們鑄 就文學瑰寶,是他們的文學瑰寶鑄就中華美麗。
我想該是撥動我內心風鈴的時候了,這書上有路,開的是美麗的花,我亦是一個澆花的園丁,那麼我渴求的是書路的更寬闊的地方是一方麥田,我將更是一個 麥田守望者,如新香港一邊靜靜地守著這內心的閒適的麥田,當然我依舊會精心照料我的花,我想我更有一種其妙的想法,花和麥子會不會衍生出另一種麥子花,我的人生會 更加美

2014年5月 2日 (金)

一首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歌

久違的感覺,喜歡文字,不參雜任何的偽裝,任思緒在文字中漂浮,不要刻意的修飾,只要那種開心的感覺。很久沒寫文字了,有些遺忘的感覺。從小就喜歡看書,喜歡書本的淡淡的墨香,沉浸其中,任自己沉醉。感動著主人翁的感動、幻想著自己未知生活。喜歡上寫文字是在初中吧,十二、三歲,充滿幻想、充滿激情,可以傻傻的守著一份簡單的夢快樂的生活,用文字構築著一個心中的伊甸園。當翻著過往的筆跡,回味著自己真實的曾經,很美妙的感覺,雖然會覺得曾經的想法有些稚嫩,但其中的單純與快樂卻是令人懷念的香港菲傭公司
如今在歲月的流逝中學會了顧慮、學會了放棄,所以便也失去了曾經簡單的快樂,這也許就是人們所說的成長。但是這樣的成長,真的是每個人所期待的嗎?
小時候,想要的東西很渺小,一顆糖、一支筆都可以讓自己開心許久許久,簡單的心境,簡單的想法,卻能擁有最美的笑顏。如今,擁有曾經奢望過許久的東西,心裡卻依舊空虛,找尋不到曾經的自在心境。所以無法放肆的揮霍人生,在人前變得沉靜,於是人們便認為是你因長大而變得沉穩了。過去的世界很美好,總能發現生活中許許多多美麗的東西,為世間的許多不幸而感到心痛。然而,現今的生活中虛假的東西太多太多,我們往往被表像欺騙,一次、兩次、三次......於是我們便不再隨意的相信身邊的事物,習慣了以猜度的心裡去感知身邊的一切。心也隨之麻木,只想著自己的所有,只顧著維護自己的感受。
友誼---美好的詞語,只是在現實的衝擊之下,往往卻顯得那麼的脆弱不堪,人們可以為了一己私利而背棄、踐踏友誼。如今可以真正相識、相知、相交心的人可以說很少很少,逢場作戲應該是這種現狀的貼切形容了。人們都披著厚厚的偽裝,在真實與虛偽間遊走,沒人能真正的看透對方,亦不知對方說的是真是假。當你為能撕下對方的一層偽裝而暗暗自喜的時候,或許對方卻正在看你的愚昧、可笑,殊不知你在撕下她一層偽裝的時候,她又換上了多少層偽裝,永遠無法讓人看透。見伯牙與鐘子期的那曲“高山流水”在現如今應該可以被真正的稱為曲高和寡了吧。所以許多的人習慣了、習慣了獨自一人在黑暗中舔拭傷口,盡情讓自己脆弱,讓自己在黑暗中展現最真實美好的那一面,為自己打造一套套行走于豔陽下的美麗妝容。而年幼時的友誼,亦如那時的單純,傻傻的、卻充滿心與心的相濡以沫。一同分享一份不多的糕點、一同在雨中奔跑、用笨拙的言語安慰對方......不在乎付出與回報,只是貪戀那份純真的美好。一切都如水晶般清澈透明。只是我們無法拒絕長大,所以註定了我們無法阻止友情的變味。如今真正交到的朋友不多,也不奢求,能交到幾個死黨已實屬不易了,為此我並不抱怨。真的很感謝能碰到那些真正把我當朋友的人----即使平時沒有過多的交流,卻依舊將彼此放在心。對於真正的友誼,距離真的不是任何問題。無論你身處何方,心底總有一根柔軟的線將彼此緊緊相連 Drink any meat?
歲月似流沙般在手心無聲流逝,想握緊卻更覺其流逝之快。我們在懵懂間便已成長,即使抗拒過,但我們仍須面對。時間可以修復心中的傷痛,亦可以加深心間傷痕。過去的我們無法挽回,我們可以懷念或拒絕記憶,但未來我們必須面對。當下的境遇並不代表往後一生的境遇。我們可以選擇快樂的生活,亦可以選擇平庸的生活。我們掌控者自己的人生航向,現實的確殘酷,但亦不缺乏美。也許我們無法改變現實生活的黑暗的存在,但我們可以有改變自身心態的能力。以快樂、自信、淡定的心態面對所遇到的一切。人生如飲水,冷暖自知。要知道一生只為自己而活,我們無需背負的太多。當背負的太多、太在意現實,往往會使得自己遺失了最真的自己、遺忘了美好的初衷,最後無非是誤人誤己。“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太白的睿智之語,也應給我們或多或少的感悟吧。成長並不意味著放棄快樂、放棄人生最初的懷想。
歲月如歌,我們沉浸其中,摸索著屬於自己的旋律,即使其中難免會出現瑕疵,但卻無法否認它的獨特----一首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歌學士學位課程

2014年4月28日 (月)

我又化作了壹棵蒲公英

  我的無聊又漫步在田園生活的向往中。我本出生於農舍,對田野本就親近。可我向往的田園生活卻很難如願。時間真快,我已近三十,青春末了。陪伴我的只有兒子,我縱橫於此身,耳穴按摩保健拿什麽來作我此身的人生坐標呢?
 
  我依然純樸,依然沈默,依然認真,依然激烈。熟知我的人敬我遠之,不知我者當我希品。從傻小時候的懵懂到逐漸識透到返回從來。我在我的人生路上壹次又壹次的醒悟,壹次又壹次的追趕。我心依舊美好似景,我的眼裏心裏腦裏都對生活報有美妙之處。雖然,偶爾也會緊張時局的發展與退步,但歸終美好大於酸痛擔心。
 
  窗外幾天就淡綠了,柳條自由的擺舞,蟲鳴鳥叫雖不刺耳卻偶爾也能聽見。感謝四季之春又來了!人們換去冬裝,穿上春色百花的服飾,忙於街上奔走。看著的人心裏也有美意,許是春醒了大地,醒了萬物。人時不時的會露出微笑,且不說悅從何而來。許是太陽的功勞,同珍王賜豪有太陽的春意自然比沒太陽的春日更聚喜悅……
 
  看見中學生穿校服的樣子真羨慕,他(她)花季、雨季的樣子真沁心。忽得想起自己的少年,自己卻把少年過的壓抑,疲累、心酸……熱烈、緊張、匆忙用於旁門左道。至此,我悔恨晚矣!爸媽給了我深根紮於地下,會長成參天大樹基因。可我發了最好的芽,成了長成大樹最好的樹苗。我卻只在乎太陽的溫暖,討厭或是逃避暴風雨的侵蝕。忘了自己的懿旨,疏忽了攝取營養。很快我被蟲食掉了葉子,成了光桿壹族。我不知如何應對,我變的迷茫、灰心、自暴自棄。隨波逐流是我那時最好的去處!後天失於足的病苗,我急需治療與呵護。可未出現伯樂,卻出現了兩位保護神,壹個是漂亮專業教我識拼音的吳巧玲老師,壹個是威嚴多才給我膽量的王平定校長。這倆位是我小學乃至壹生最感謝的老師!喜歡我的是壹些飽讀史書的老先生,他們只會告知我爸媽說:妳家的老二靈氣盛重。還會說:很可惜她是個女孩,康泰導遊要是兒子妳倆就成了。這樣的預言我都有聽膩!因為壹切都很不如我願,他(她)們都很難懂我小小的人卻又壹顆大大的心。那時我用最極端的錯事來挑逗他(她)們,想讓惹怒眾人來磨掉我的邪氣。很想很想跟同齡人壹樣,那時想裝都太假。就像鶴在雞群中蹲著也很難合群,真是悲哀!他(她)們為谷粒小蟲而奮鬥,我卻要練習飛翔,遨遊天空,撲捉活魚。沒有同類我很孤單,有了雞群的圍伴我很俗凡。那時我時時在找死,所以人人都怕我吧!守護我的天使在不斷地增加膽量及智慧,就這樣我沒死卻活了。我知道我身葉已經落光,可我軀體裏永遠流淌著來年春天的希望……
 
  日子就這樣過著,我周圍有許多的蒲公英,看著它們想去哪裏就去哪裏的自由,讓我真醒悟!於是,努力使自己長出壹株新芽和蒲公英靠近,春風來時我便也跟著起飛了。於是,我又化作了壹棵蒲公英。香港如新過起了自由自在的日子……

より以前の記事一覧